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吾爱文学网 -> 历史军事 -> 迷失在一六二九 -> 正文 七七三 刺杀

1分六合官网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CTRL+D 收藏:吾爱文学网www.x2552.com,享受更多精彩阅读

    后金军的斥侯还是挺厉害的,在扩大了搜索范围之后,他们终于找到了袭击者曾经的藏身之处——果然是标准的短毛绿皮所为:平地上挖掘出了一条壕沟,周边还有一些零散坑洞,挖出的土堆同时也作为掩体遮蔽物。壕沟和土坑的周边都用树枝和杂草做了遮掩,如果不是非常靠近,根本就注意不到。

    就连皇太极派出去的斥侯都一度将其忽略,若不是其它线索都指向这里,让斥侯们不得不再度仔细搜索,还未必能发现这些工事。

    然而更让人恐惧的是,这些壕沟和土坑的位置,距离战死者的距离……

    “三百步!他们如今竟然在三百步之外就能射杀我们啦?”

    皇太极的儿子豪格也随他父亲一起过来了,此人头脑简单,性子粗犷,但在皇太极下令斥侯们测量地上死人与那条壕沟的最远距离后,他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:绿皮短毛的武器似乎比以前更加强悍了。

    根据后金先前在辽东之战中用诸多勇士性命换来的经验:短毛的火铳通常在一百五十步左右开始发威,百步范围内是最可怕的。这对于后金军来说这已经是个近乎于令人绝望的数字,要知道哪怕是最强壮的弓箭手,羽箭有杀伤力的射程也只在三十到五十步,若是骑弓则更近。

    任何与绿皮作战的军队,都只能用死人来填完这段距离,后金勇士固然悍不畏死,但对这种死亡方式还是无法接受的。所以皇太极才会绞尽脑汁的想要在大平原上,以骑兵的速度优势尽快冲过这段死亡距离,并且还忽悠了大批蒙古人来顶在前头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千般筹谋在那些绿皮面前却仿佛个笑话——人家不声不响的,便把这段“死亡距离”给延长了足足一倍!这根本就是作弊啊!

    以皇太极的眼光,自然能判断出——这距离增长了一倍,进攻方所要付出的伤亡代价可远远不止一倍!三倍五倍都未必能扛得住,甚至可能永远都冲不过去——从眼前这些尸体上便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通过尸体上的弹孔伤痕,皇太极很容易便推断出了当时的战况——这队人马途经此处,忽然遭受到来自极远处的射杀,他们其实也算有勇气的,立即反过来向着攻击者的方向发起了冲锋。

    然而这种勇气很快就被彻底打散——从倒毙在地上,弹丸射入伤口在身体正面的尸体可以看出:当时他们是遭受了何等恐怖的打击。才刚刚冲过半途没多久,这队人马的士气便彻底崩溃了——哪怕是距离那些土坑最近的尸体,也都在百步之外!

    之后这些人开始逃跑,疯狂鞭打坐骑,指望能依靠速度逃出生天。然而对手明显是有备而来——伏击者也有马的!

    老练的斥侯们在地上找到了与后金和蒙古骑兵都截然不同的马蹄印,蹄印中留下的花纹表明那些坐骑所用的马蹄铁相当精致。而且从其步幅和步态来看,伏击者表现的非常从容,没有策马急追,而是始终以一种近乎于慢跑的速度,从各个方向跟随,驱赶着被追杀者,就好像草原上捕猎羊群的饿狼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不需要着急,三百步的射程优势,足以让他们在绝对安全的距离上收割人命。于是在长达数里的距离上,便留下了众多人和马的尸体,几乎都是背后中弹。只有极少数人的伤口在前方,想必是忍不住回身拼命的,但结局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伏击者始终保持着对目标的跟随,一边等待对手在亡命狂奔中渐渐耗尽了自己和坐骑的体力后,一边逐一将其射杀。没有仁慈,也没有怜悯,直到将所有人都杀光——皇太极在这条不折不扣的“死亡之路”上还看见不少以跪伏姿态蜷缩在地上的尸体,想必是跪下祈求饶命的。不过他们的下场和那些逃跑者,反击者一样。唯一的不同在于:射杀他们的弹孔是在脑袋上,基本都是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最后,那些伏击者们还清理了战场,用他们独有的古怪矛头捅死了所有伤员——皇太极在一些死人身上看到了三角形的伤口。他在辽东时也见过类似形状的创口,是在与短毛军发生过肉搏战后的尸体上见到。这种创口很难包扎,不过相对于对方的火铳和火炮,已经算是不那么犯规的武器了。

    大致在脑海中复原了整场战况,皇太极脸上表情愈发阴沉。而这时候他的儿子豪格也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——豪格正在努力学习他父亲的做派,刚刚亲自去检查过了那些伏击者挖出来的伏击位,于是也注意到了哪怕最近的死人死马,距离那条战壕都还有百步之遥。

    只是豪格由此产生的想法却与皇太极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连对手的震天雷都没逼出来,可真是一帮子废物!”

    后金军如今已经知道绿皮在被接近后会丢上一波炸雷,那东西非常可怕,但只要熬过去,就能冲上去打肉搏了。虽然绿皮的肉搏战能力其实也不差,三角锥短矛杀伤力惊人,但在这方面,后金勇士们还是保持着自信的。

    所以豪格依然觉得只要奋勇向前,冲到对方面前就能把那些绿皮冲垮。而这里的那些死者本来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——只要再往前冲个百来步就行了。哪怕死上一半人呢,剩下一半也足够把对方杀光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么想——因为从那些土坑来看,伏击者的人数其实并不多,最多也就一两百,面对面较量,肯定不会是大金勇士的对手。然而那些人却半途逃跑,白白被人追杀了好几里地,人都死光了,却一点没能给人家造成什么损伤。

    从前后金经常用这一招对付明军,那时候他们常常嘲笑明军的懦弱和愚蠢,如今却也轮到他们自己来品尝这痛苦和愤怒了。

    听到豪格气鼓鼓的骂声,皇太极却对这个貌似悍勇的儿子微微摇了摇头。他不认为换了别人就能做到更好,事实上,如果是自己骤然遇到这种情况,反应未必就能好多少。

    抬起头,刚想要教训儿子几句,忽然看到手下一名亲军将领匆匆跑来,手中高举着一个亮晶晶的东西:

    “大汗,我的人在地上挖到了这个!”

    那将领性格鲁莽,一路小跑过来步伐甚快,恰好遮挡在皇太极身前。就在这一刻,忽然听到从远处传来一声砰然巨响,紧接着,那将领的身体猛然间向前一冲,半边身体炸裂开来,血水犹如喷泉般四处飞溅。

    那将领大声惨叫,但惨叫声只持续了极短时间便迅速衰弱下去——半边肩膀连同一条胳膊都没了,从伤口处大量涌出的鲜血带走了他的体力和热量,不一会儿他的身体便只能在地上微微抽搐,几乎是以看得见的速度变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纵然皇太极英雄盖世,此时也不禁呆愣住。但他旁边一名护卫反应却很快,一边喊着“大汗小心”,一边猛扑过来将他推开。这一推正是时候,因为第二声轰响恰于此时响起,皇太极被推开了,但那名忠诚的护卫却替他受了灾——胸腹位置骤然开了个大洞,整个人被打成了两截子,哼都没哼一声便死了。

    皇太极身材胖大,猝不及防之下被用力一推,踉跄了几步后便跌倒在地上,然而这一跌却再次救了他一命——随着第三声轰响,他身旁地上腾起一股尘土,溅起的砂石在他脸上擦出好几个小伤口。地面一个碗口大小的深坑证明了这一击的厉害,倘若不是正好跌倒,这一击可就要打在身上了。

    直到第三声巨响之后,场中呆楞住的众人才终于反应过来。亲军护卫大叫着冲过来保护主子,而另外几名颇为勇猛的将领则大吼着跳上战马,抽出刀剑,赤红着眼睛向四周张望,想要找出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卑鄙刺客。

    然而这种勇猛却为他们招来了灭顶之灾——只听到更多的轰响爆鸣声同时响起,这一回所有人都能看到攻击来向了——那竟然是在足足五六百步之外的一处小山坡!从那处山坡上亮起了好几团火光,然后这几位勇将便都从马上跌了下来。有人是身上开了个大洞,有人则是连同坐下战马一起被打穿,三四个跳上马的人,竟然没一个能幸免的!

    这几个人皆身披重甲,但却毫无作用。不管皮革还是铁片,都在身体伤口处一起撕裂崩碎,完全和布帛纸片没两样。看到这种恐怖的杀伤力,一众后金官兵皆是大惊,如今他们算是知道先前那些尸首不全的死者是怎么回事了——不是被火炮打的,而是死于某种射程超远,根本连看都看不到的火铳!

    众人皆是惊恐,只有豪格跳出来,挥刀大喊道:

    “不要怕,他们没多少人的,冲上去,杀光他们!”

    这位皇太极的大贝勒还是有些勇气,连拉带扯的招呼了几十个摆牙喇亲卫,跳上马就要再往那边冲,但才刚刚向前冲出去十来步,便又被打下四五个,全都是一击毙命。

    这下子所有人都不敢冲了,就连大呼酣战的豪格本人也被他的亲卫硬是从马上扯下,拉到马肚子下面躲起来。豪格嘴上虽然犹自大骂,动作却配合得很,脑袋紧贴着地面,连头都不敢抬了。

    
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